2015-12-11 08:50:32

中国的医疗产业特别是医疗器械产业真的是刚刚开始发展,这个时候选择做医疗投资不是晚了,而是最佳时机。

“不做投资将有愧于这个时代”在今年中欧商学院奇璞创新项目的一个路演会上,当谈到为什么从产业跨到投资界,山蓝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道志博士讲了上述一番话。

为何会有此番感慨,用刘道志的话说,因为中国的医疗产业特别是医疗器械产业真的是刚刚开始发展,这个时候选择做医疗投资不是晚了,而是最佳时机。“当你赶上这个时代而没有去做将是人生一大遗憾。”

对于既有技术背景和产业资源,又有医疗公司成功创业经历的刘道志来说,当人脉、市场、资源、能力等积累到一定程度,利用自己的经验做投资帮助更多创业者成功的想法自然萌生。于是,就有了 “我不去做投资,那就有愧于这个最好的时代”。2014年初,刘道志离开回国创业近11年的上海微创医疗这个平台,转身投向医疗健康领域的风险投资,专注于医疗器械和创新技术投资,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

在转型做投资人之前,刘道志曾是微创医疗的资深副总裁,负责过产品研发,新业务创立和投资并购。2003年初,刘道志应微创医疗董事长常兆华邀请从澳大利亚回国担任微创医疗研发中心主任,成为微创医疗核心创业团队成员之一,开始了第一次创业。那个时候的微创医疗还在创业初期,资金远没有现在雄厚,想扩大业务范围,主要是靠自主研发。组建团队,招人,选择产品,这些都得从零做起。刘道志从零开始领导创建了微创医疗的电生理、骨科医疗器械、心率管理三个新业务,现在这三个业务都已经独立成为微创医疗的三个子公司。2010年微创医疗在香港上市,刘道志的工作从新业务开发逐渐转向投资并购。这期间,他参与了微创医疗的多个海内外并购。在微创医疗由一个单纯做心脏支架的公司发展成为一个多元化跨国集团公司的成长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而在更早前,刘道志的身份是天津大学研究生物工程材料的教授,后来在牛津大学和日本国立材料研究所做访问教授。如何做到由一个大学教授顺利转型到投资领域,刘道志自己认为,“现在做投资,特别是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既要有专业背景了解技术,还要对公司创立初期的运营管理和资本运作有经验。能够比较容易转型做投资人得益于以前的工作经历。”

专业背景加上创业经历,又在工业领域侵淫十多年,那种“经历过才懂得”的过来人的底气让刘道志能更好的把握和看懂项目。因此他和其他几位同样具有医疗健康领域丰富投资经验的合伙人给山蓝资本的定位是专业性的医疗健康投资基金。主要投资方向是:医疗器械(包括诊断试剂),生物医药和连锁专科医院,投资阶段定位在早期和成长期。

其实,在多个不同的公开场合,刘道志都表现出对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发展空间持乐观的态度。

过去的十几年,中国的医疗器械产业增长速度非常。据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统计,2000年中国的医疗器械市场销售额是145亿人民币;到了2014年,已经达到2556亿人民币,复合增长率超过了百分之二十。预计到2018年,全球医疗器械(包括医疗仪器和诊断产品)的市场销售额将达到4400亿美元。

目前,中国的医疗器械消费量是世界的8%~10%,而美国占全球的30%~40%。中国的药品市场销售额已经突破一万多亿,而医疗器械才两千多亿,药品和医疗器械的消费比例大约是4:1,而欧美国际药品与医疗器械的消费比例基本是1:1。这些数据均表明中国的医疗器械消费还不足,市场增长空间还很大。

再加上目前中国60岁以上人群有二亿多,随着老龄化社会加剧,未来这个数字会越来越大,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刺激医疗器械的消费增长,所以“现在是非常好的时机”。

在这2000多亿的市场规模中,影像设备的市场份额排第一,大概占全行业比例的17%;第二是诊断产品(IVD)占13%;第三是常规的手术耗材占市场份额7%~8%,如一次性输液器,输液泵等;第四是心血管产品占6%;然后是骨科领域产品占4%。

刘道志认为,“从国际范围看,一个行业的细分领域超过百分之十的市场占有率,它应该是个龙头细分行业,最大的企业应该以这些龙头细分行业作为主要业务才能发展壮大,否则很难成长为一个大型公司。”因此,在中国市场低于10%市场占有率的细分行业都有更大的发展机会,而这些细分行业也是投资的热点。

刘道志认为,“体外诊断、骨科、内窥镜、糖尿病、心血管、眼科器械是市场需求巨大,未来有更多的发展空间的细分领域。”不过同一细分领域,不同产业的发展机会也不均等。如骨科产品,预计2017年中国市场会有220亿人民币的销售额,每年以10%上的增长。但是骨科主要分为四大类:创伤、脊柱、关节、生物材料(包括运动医学、生物材料、微创产品等)。其中,创伤领域国产化已经超过60%,突围难度就比较大,但是脊柱领域国产化才40%,机会就相对多。

目前看,医疗器械领域的投资比较热,不少投资基金重视在医疗器械领域的布局。在刘道志看来,其中因素是,相比投资创新药,投资医疗器械的周期要短。医疗器械从研发到批准上市大概需要三到五年时间,而一个新药可能要十几年。从资金需求量上考虑,研发医疗器械比研发新药需要的资金少。时间短、投入小、相对风险小、回报快,使得目前基金更喜欢投资医疗器械,对投资新药则更加慎重。

不过,刘道志并不认为目前医疗器械已经出现投资过热的现象。“因为市场还很大,空间也很大。再者医疗器械门类特别多,有很多的创业空间和投资机会,做好专门的一个产品就非常有价值。”因为选择机会多,所以基金也愿意关注医医疗器械。“更多基金关注这个领域,对产业就会有更好的促进作用。”

对于标的企业的判断,刘道志表示会多方面考虑。首先比较看重核心团队的能力,经验以及互补性。一个早期的创业团队在发展的过程中,会遇到政策或市场形势不断变化的情况,需要对当初的设想或计划及时做出调整。因此需要一个能够适应变化、有很强的凝聚力的团队。第二则看重公司从事的业务领域增长空间是否大,业务或产品是否属于新的发展阶段。第三看重团队互补性,最好是技术、市场、营销各方面人才组合的团队。

从2015年初山蓝资本创立到现在,山蓝资本已经投了多个项目:第一家投资企业是研发生产治疗神经性疾病如帕金森症的脑起搏器公司,该公司也是全球仅有的几家掌握核心技术和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科技医疗公司;还有几家研发基因诊断试剂和眼科设备与耗材的公司也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刘道志说,“山蓝资本优势在对医疗器械细分领域的发展趋势的深刻理解,所以侧重点也在医疗器械。”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