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人民政府

致死率高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MERS-CoV) 和传播率高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亦可能出现合并感染,并发生基因重组,进而产生高病死率或高传播力的新毒株。

近期多项研究显示,冠状病毒的流行并未间断、不同奥密克戎亚型仍在同时传播,病毒依然存在着不可预知的基因重组风险。基于此,要持续开展病毒监测工作、加快推动广谱疫苗研发并重点保护免疫脆弱人群。

世卫组织官网显示,在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世卫总干事谭德塞表示,世界现在的情况肯定比大流行期间的任何时候都要好得多。

“我有信心,我们可以在今年内宣布,新冠作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正式结束。”谭德塞称,不过,目前还没到那一步。上周,仍有超过5000人死亡报告。

近期,国内外的权威医学研究都显示,对于新冠病毒的关注度并未因流行度减弱而衰退。新冠不同变异株之间,乃至不同冠状病毒之间,仍存在合并感染的风险,并可能因为合并感染,出现新的毒株。

在最新一期的中疾控周刊(China CDC Weekly Reports)上,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相关研究人员发表的一篇研究文章提到,2023年2月14日,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采集送检的样本中,检出到奥密克戎菌株的合并感染。

“到目前为止,中国尚未有BA.5.2.48和BF.7.14合并感染的报道,特别是在重庆,BF.7.14的比例相对较低,使其报道更有意义。”该篇论文如是称。

此次合并感染发生在一名居住在重庆市云阳县的67岁女性身上。该女性无其他基础疾病、吸烟史或饮酒习惯,并已完成新冠全程免疫(北京科兴生命科学有限公司),但怀疑为免疫低下人群——2月7日,该高龄女性被确诊为恶性肿瘤,并在过去6个月内接受了化疗、放疗、靶向等治疗。

研究人员于2023年1月28日和2月7日期间,采集患者的上呼吸器官样本,并进行基因测序。突变位点分析结果显示,两个样本都含有奥密克戎亚变体BA.5.2.48和BF.7.14的特异性定义位点。换言之,患者同时感染了奥密克戎亚变体BA.5.2.48和BF.7.14。

“由于同一地区多种新冠变异株共同传播的风险仍然存在,应加强对免疫缺陷人群的监测。”研究人员建议称。

与此同时,其他国家亦曾出现过两种奥密克戎亚型合并感染的情况。根据意大利研究人员于去年5月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篇研究文章,2022年1月31日,发现一名63岁的韩国未接种新冠疫苗者,合并感染奥密克戎BA.1和BA.2。

意大利研究人员认为,自第一波流行以来,就存在合并感染的情况。在不同地理区域的免疫功能正常和免疫功能低下患者中,均发现了奥密克戎和德尔塔病毒的合并感染病例。相比之下,奥密克戎变异体之间的重组难以识别,但也可能发生。故而,非常有必要监测和检测所有合并感染的病例情况,以将病毒重组的风险降至最低。

前述中国研究人员亦建议,应将监测SARS-CoV-2变异株作为识别合并感染和重组病例的重要策略加以推广。

除了新冠病毒不同毒株间的合并感染和病毒重组风险,一项由国内研究人员最新发表的权威研究显示,致死率高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MERS-CoV) 和传播率高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亦可能出现合并感染,并发生基因重组,进而产生高病死率或高传播力的新毒株。

MERS-CoV是迄今为止已知的毒性最强的人类致病性冠状病毒,尽管自2016年以来中东仅报告了零星感染。但感染后的病死率约为35%,是新冠病毒的100倍,且目前尚无中东呼吸综合征的预防性疫苗和治疗药物。

该研究文章基于武汉大学教授严欢团队去年12月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学术研究。

严欢研究组在探索多种代表性蝙蝠冠状病毒功能性受体的过程中,发现NeoCoV和PDF-2180这两种MERS相关冠状病毒的假病毒能够以较低效率进入外源表达人ACE2(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受体的细胞。

ACE2(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是新冠病毒SARS-CoV-2等Sarbecovirus亚属冠状病毒的受体。这一出乎预料的结果引起了研究组的高度重视。研究人员利用假病毒系统,进一步测试了46种蝙蝠ACE2受体,发现这两种病毒可以更加高效地结合多种阳翼手目蝙蝠的ACE2受体进入细胞。

该结果突破了目前人们对冠状病毒受体的传统认知,首次揭示了MERS相关冠状病毒可以使用ACE2而非DPP4(dipeptidyl peptidase 4,MERS-CoV等Merbecovirus亚属冠状病毒的受体)进入细胞。

王乔等在前述研究文章中阐释称,严欢研究组证明了蝙蝠中潜在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祖先NeoCoV可以使用蝙蝠ACE2进入宿主细胞,而NeoCoV则因S蛋白受体结合域(RBD)中含有的T510F突变,可以进一步入侵人类ACE2(hACE2)的细胞。换言之,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如果在其进化过程中获得了使用hACE2作为受体的能力,便产生了与新冠病毒共同感染具有hACE2受体的宿主细胞的风险。

“更令人担忧的是,通过SARS-CoV-2(特别是奥密克戎亚变异株)与MERS-CoV之间的基因重组,可能出现的β-CoV新进化分支SARS-CoV-3或MERS-CoV-2。此外,这种新进化分支很可能具有类似SARS-CoV-2的高传播能力,同时也具有类似MERS-CoV的高病死率,这将产生灾难性的影响。”该研究文章称。

王乔等呼吁,鉴于SARS-CoV-2/MERS-CoV重组的高风险性,未来迫切需要研发针对泛β冠状病毒(尤其是具有相同宿主受体的冠状病毒)的有效广谱疫苗和治疗药物,以面对未可知的冠状病毒再次流行风险。(吴斯旻)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