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职业伴娘 这个“五一”有点忙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假期,“甜蜜产业”红红火火,全国各地迎来婚宴举办的高峰。人们的朋友圈被各式婚礼现场、新人婚纱照“刷屏”。据谢宇科介绍,仅在4月30日和5月1日两天,她的“伴娘团”就飞往天南海北,共计参与了上百场婚礼。

“本人出租当伴娘,颜值中等,不会抢新娘风头,也不会给新娘丢脸,性格细心、负责、配合度高,在婚礼的当天贴心做好新娘的闺蜜、秘书、保姆、跟班、保镖……”

一些要办婚宴的年轻人如果碰到多名好友同天结婚,或者找不到足够伴娘的情况,就会选择聘请“职业伴娘”为自己的婚礼添彩。

从2020年开始,谢宇科已经被租了50多次。她陪着一个又一个女孩出嫁。对方明明是陌生人,却以极为亲近的姿态,见证她们华服盛妆下的喜悦、眼泪,陪伴她们走过最重要的人生时刻。

职业伴娘的角色,谢宇科觉得更像婚礼管家或是助理。50多场婚礼,让谢宇科从一个“伴娘小白”成长为一个可以熟练控场、熟悉各种细节的“职业伴娘”。

“首先做伴娘是个体力活。”谢宇科要早上四五点钟起来化妆,接着就会赶到婚房配合伴郎和新郎完成接亲,大多数时候早上没时间吃饭,要从起床一直饿到中午酒席开始。还要随时保持好的精神状态陪在新娘身边,事无巨细,直到婚礼结束。这是职业伴娘们都知道的基础操作。

一场婚礼下来,谢宇科最喜欢的就是接亲中对新郎、伴郎的“考验环节”。胡椒粉、牛奶、糖水、可乐……谢宇科和其他伴娘们用这些材料调制出好几杯饮料守在新娘门口,新郎和伴郎们只有将这些稀奇古怪的饮料全部喝完才算闯关成功,从而顺利接到新娘。

“但给新郎的一定是正常的饮料,单纯的糖水就可以了。”制造出氛围感,但始终把握其中的“度”,是谢宇科认为从事职业伴娘最重要的能力之一。

“伴娘是婚礼当天新娘最依赖的人”,谢宇科有深刻的体会。在那种场景下,一个好伴娘还必须具有这几点特质,“贴心、事事有回应”,其次是“性格好、不抢风头、能控场、有眼力见儿”,当然会“唱歌、跳舞”等才艺也于加分项。

做了这么多次伴娘,谢宇科发现,一个合格的伴娘,首先“眼里要有活”。其次,有点“社牛”特质但又不失分寸感的伴娘更受新娘喜爱。

那时谢宇科在成都某高校上大二,在求职平台上看到“招募伴娘”的消息,婚礼在杭州举办,离她老家一个小时车程。刚好她准备回老家过暑假,报名成功后,和对方谈好薪酬1000元,车票、住宿都是对方提供,一单总共赚了1600元。从那次之后,谢宇科就开始接伴娘的单子了。只要平时课少,她就会去做伴娘。

现在,谢宇科的飞行里程已经达到15万公里,走南闯北,她常调侃自己的“伴娘之路”可绕地球4圈。

谢宇科陪新娘们一起拍过很多照片,但出于隐私考虑,这些照片常常不会返回她手里。“萍水相逢,能陪伴她们走一段路,留在记忆里也是美好的。”她说。

性格开朗的谢宇科也常常收获额外的善意。她记下了新娘介绍的牙医,记下了和新娘在清晨的马路旁说的悄悄话,也记下了新娘早起带她吃的螺蛳粉……她甚至曾和新娘睡在同一张床上。

对大多数人,参加婚礼是件轻松愉快的事,但对身处其中忙前忙后的新人来说却未必。婚礼前夜的紧张常常让很多新娘失眠。谢宇科说,有一次新娘忙前忙后,就是忘了准备自己第二天的发言稿。谢宇科耐心地听完了新娘的故事,帮助新娘提取细节,“可以从第一次见面喝咖啡开始说,你试着把我当作新郎,提前彩排致辞环节。”两人对稿到深夜,第二天一切顺利。

也正是因为如此,谢宇科很喜欢听婚礼上每一段发言致辞,仿佛听完那段话,就和新人成了老朋友。站在新娘身后,她目送老朋友开启新一段人生旅途。

50多场婚礼给谢宇科带来的不仅仅是新奇的体验,也让她结识了各式各样的婚礼雇主和想做伴娘的人群,她会留心观察他们各自的诉求和反馈,并逐渐意识到一个市场机会:“职业伴娘”有一定的市场需求,且没有被完全专业化。

“我打算去搭建一个职业伴娘信息平台,不仅让需求方找得到婚伴、让想当婚伴的人有机会兼职赚钱,还要把婚伴一步步推成一种职业、让它产业化并得到社会的认可。”谢宇科说。

如果没有成为职业伴娘,本科金融专业的谢宇科也许会成为一名银行职员,但体验形色人生的冲动充满诱惑力。就在去年,谢宇科大四的最后一学期,她和几个朋友成立了伴娘伴郎“租借”公司。

谢宇科成立公司前,做了一些市场调研,也证实了她的想法。现在,很多年轻人在结婚时身边找不到适龄且未婚的伴娘,还有社交少、亲友忙、地区限制等因素,都会导致亲朋好友无法到婚礼现场,这些找伴娘的阻碍充分证明了“职业伴娘是被需要的”。

但创业并不容易,尤其作为00后来说,同类可借鉴的东西少之又少,谢宇科觉得整个过程很像是蒙着眼睛过桥,“因为没做过,前方处处都是未知,需要自己一点点摸索”。

事实上创业过程中最难的还是人员管理。“我知道自己怎么去做好一个伴娘,但当肩上承担着更多的责任时,当面对员工时,我还是不知道处理问题的最优解。这里包括怎么去激励员工,怎么去建立企业的文化并且被员工所接受,还有一些培训的管理机制等,这些都需要从尝试中摸索出答案。”谢宇科说。

为了保证公司运营和培训的高效,谢宇科和创业同伴们还写了一本伴娘手册。谢宇科介绍道:“比如外地来的两家父母在一间房间里改口,应该先改男方父母,还是女方父母?如果有爷爷奶奶辈的,是先改口父母还是爷爷奶奶?敬茶的标准姿势应该是什么样的……全国婚俗各异,要想问不住、难不倒,就得经过系统化学习。”

相比于伴郎“活跃气氛”的核心属性,谢宇科认为伴娘的工作则“更操心”,有时要陪着新娘试婚纱,还要布置婚房、吹气球、做鞋盒,婚房游戏也是伴娘来安排。伴娘手册长长的清单里都是看似细枝末节,实际却无比重要的小事。对很多还在校园的女生来说,想要把伴娘做得“职业”,难度不亚于任何一门选修课。

谢宇科的婚伴团通过从媒体平台吸纳和亲友之间相互介绍逐渐壮大了起来,现在储备人员已经达到5万多人,伴娘与伴郎的数量比约为100:1,这些婚伴覆盖了国内各个省份及地区,目前平台成交量已有近千次。

另外,谢宇科也考虑到做婚伴的安全问题,仅仅实名认证是不够的,“我们决定通过‘实名认证+手机定位+强制保险’的三重保护来保障婚伴的人身安全”。雇主不仅需要自己的实名认证,还要上传酒席订单、婚庆相关订单、结婚证等材料,同时给婚伴购买相关保险。

从0到1,半年的时间,谢宇科把“职业伴娘”推到了人们的眼前,吸纳了数万的伴娘储备,帮助近千对新人完成了理想中的婚礼,也把自己这个“职业伴娘”的标签扩大,让社会更加认同“租赁伴娘”。

现在,谢宇科的伴娘之路越走越闪亮,很多制片人也正在将她的故事拍摄成纪录片,让更多人知道做伴娘这条“致富路”。《这也能赚钱》系列纪录片就记录了她的低成本创业故事,并告诉年轻人,面对时代的大考,谢宇科给出了不太一样的解题思路。豹思影视制片人郭思媛就曾这样评价谢宇科:“透过。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