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尖叫时代》焚赫 ^第15章^ 最新更新:2020-05-03 23:59:47 晋江文学城手机版

晚饭在一家茶餐厅里解决的,宁无非喜欢每样都尝一点,但食量又小得跟猫似的,剩下的食物她会打包带去喂学校后门的流浪猫。宁无非在一中读书三年,每只猫都被喂得油光水滑,憨态可掬。

祁瑶瑶和祁蕊蕊有着这个年纪小女生通有的特点,吃饭前先对着精致的餐点狂拍一通。宁无非一边咬吸管,一边思考等会儿该怎么开口让两姐妹给她打掩护。

宁无非发现两姐妹新换了手机挂饰。是一对很古怪的玩偶,大概巴掌大小,一个穿着黑色小西服的男孩,一个穿着黑色小裙子的女孩,皮肤苍白,脸上两坨浓艳的红晕。眼睛的制作工艺非常好,就像活人的眼睛一样,与之对视时,甚至会产生它们在盯着你的诡异错觉。

两姐妹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对占星、八卦等神秘事物很是痴迷。当宁无非问起,祁瑶瑶回答道是从一家偏僻的古玩市场里找到的。

“看着真不舒服,丢了吧。”不知为何,宁无非隐隐觉得玩偶身上传来令人不适的气息。

但两姐妹却十分宝贝这对玩偶,将玩偶解下收进了包里:“好了好了不拍了,吃饭吧。”

玩偶被收进包里后,那股阴郁的气息也消失了。宁无非也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转移话题,谈起了别的。吃饭途中和两姐妹提起今晚要出门的事,两姐妹和她是一个宿舍,宁无非希望她们晚上在宿管阿姨查寝时给自己打掩护。

宁无非在晚自习时赶完作业,又刷了两套卷子。回到寝室后,先换掉校服,又避开他人耳目,将把一柄水果刀塞进斜挎包里,从窗外扔进了楼下的草丛中。

换衣服时,她抬头看见了天花板上一处不显眼的裂缝,很突兀地回想起不久前的噩梦。在梦中,一张血液勾勒出的女人的脸出现在天花板上,朝她婉转阴森地笑,而她全身僵硬,动弹不能。

宁无非抬头看着天花板,很久一动不动。祁瑶瑶踢了下她的小腿:“你不是要去打游戏吗?搞快点啊,等会儿阿姨就要关寝室大门了。”

宁无非点点头,走出寝室。她先去后面草丛里把自己的包拿上,接着去到操场。她已经咨询过沈道,操场有一处低矮围墙,特别好翻,只是要注意值班的巡逻老师,一旦被逮住,不仅要记过,还要在周一升国旗时当着全校面朗诵检讨书,让人社会性死亡。

宁无非运气比较好,值班老师刚逮住一群翻墙的男生,骂骂咧咧送去了教导处。宁无非趁此间隙,翻过围墙来到校外。

三河路离一中有三站路的距离,中间要经过一条大桥。时间上来得及,宁无非直接走过去。等她到达目的地时,离‘斩蛇者’规定的12点22分还有半个小时。

宁无非抬头四望。三河站是个很简陋的公交车停靠点,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站牌耸峙在人行道上,后面是荒废的老市医院。一个个破碎的窗口就像是来自深渊中的眼睛一样,默默地凝视着她的后背。

一阵冷风吹来,宁无非打了个冷颤,越发觉得这里阴森。她打开手机,幸好信号还是满格,通过班级群,找到了乔姬的室友。

梦境中出现在502寝室下方女人脸令宁无非感到不安,直接说出去恐怕会被认为是神经病,但还是想用别的方式来提醒乔姬注意安全。

过了会儿,乔姬的好友请求发来,头像是一只有着圆乎乎黑眼睛的橘猫。宁无非心想,原来她是有微信号的啊。

她通过乔姬的好友请求后,乔姬的消息很快就发来了:“身体怎么样了?烧退了吗?”

乔姬:“没有呀,我今天的数学卷子还没写完呢。唉,最近天天熬夜,我都长痘了。”

乔姬发了张照片过来,委屈兮兮地撇着嘴,食指指甲圆润饱满,像一只小小的粉贝壳,指着自己额角的位置。没有一丝瑕疵的光滑肌肤上,一个红痘痘显眼又嚣张地彰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宁无非噗哧一笑,原来乔姬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啊。好萌,好可爱!可爱得宁无非简直想在地上打滚。

她咳嗽两声,把话题引导向自己的目的:“乔姬姐姐,你晚上熬夜的时候,会不会害怕呀?”

“在所有人都入睡的时候,会不会感觉一股阴险的目光在注视,会不会半夜忽然惊醒,发现天花板上忽然出现血迹……”

乔姬:“我们这里是宿舍欸,又不是拍恐怖片,越说越离谱了。你不要吓我啦,我今晚还要熬夜写卷子呢。”

乔姬很高兴:“真的吗?谢非,其实我一直想找你问问题,但是又有点害怕打扰到你。”

“是你的话,就不打扰。”宁无非敲下这句直白的话语,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

她又将聊天记录往上翻,要将乔姬的要保存下来。点开照片时,忽然发现了一些异样,乔姬的身后是一面镜子,不知是哪个女生的化妆镜,用粘钩挂在墙上。镜子上有着不显眼的红色污渍。

回过神来,她立马发消息给乔姬,信号忽然中断,消息后面有一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她换了方式,打电话过去,电话里却只有一遍遍重复的盲音。

她捏着手机,在原地茫然地站了片刻,忽然间,一道刺眼的光柱打来,将她照亮。

嘎吱嘎吱,这辆老旧的、没有车牌号的公交车停在了她的面前。宁无非低头看了眼时间,12点22分,一秒钟不多,一秒钟不少。

车门弹开,宁无非往里面看了一眼,头皮有点发麻。在凌晨12点的夜里,里面竟然人头攒动,坐了满满当当的乘客。

见她迟迟不上车,司机师傅有点烦了,从车窗里探出头:“别磨磨唧唧的,到底上不上车?”

“我……”宁无非似乎隐约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硬着头皮,一咬牙,抬腿迈上了车。

车门砰的关闭,这辆破旧的公交车又嘎吱嘎吱行驶起来。宁无非靠门边倚着,从包里摸出两枚硬币。当她将硬币放进投币机的时候,发现投币机里面花花绿绿的,都是冥币。

宁无非转头,公交车第一排,有个男生笑呵呵地看着她。车上大概有三十个座位,一半都坐满了这些大学生,看起来都互相认识,正叽叽喳喳,兴奋地交流着。

男生叫毕楠,宁无非从毕楠口中得知,他们是静安理工大学鬼屋测评社的成员。社团成立的目的就是测评鬼屋,他们的测评真实、高效,不参杂任何一点危言耸听的成分或水分,有自己的微博和公众号以及三十多万活粉,经常有新开张的鬼屋找他们打广告,以打响自己的名气。

最近他们在做一个都市异闻系列的解密视频,具体就是拜访各个都市异闻流传出的源头地点,用科学和事实破解迷信,还原真相。

‘没有车牌号’的午夜公交车,已经是他们挑战的第六个都市传说了。前五个都是空穴来风,不攻自破,让这些习惯了惊险刺激的社员们感到无趣极了。

“还有南河桥下的半夜哭声,其实就是风穿过桥洞的声音,听起来像哭声罢了。”

“天天录制这些危言耸听的东西,我们视频的播放量都下降了。希望这次的公交车好歹能恐怖点吧,不要让咱们白来一趟。”

夏蕴囡认为自己得病了。清晨,她在陌生的地方醒来,身上是无数伤口,而她对此全无记忆。

作为火爆全国的恐怖漫画《刀姬》的作者,她享誉无数财富、掌声与荣耀,却总有种奇怪的不安:我命不久矣。

为探寻真相,她在衣领上夹了个头入。

Categories:

Tagged: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