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遗忘基金一哥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基金行业擅长造星,更擅长遗忘,流量赋予一个人的东西往往就像流星一般短暂,不论是盛名,还是非议。

比如今年 2 月,当对冲基金 Top Ace 在时隔 6 年之后再一次向 SEC 披露 13F 文件,宣示着这家注册了十年的基金美股持仓终于回到 1 亿美元以上的时候,已经很少有人再愿意讨论关于它的一切了。

哪怕,Top Ace 的创始人是那个在公募任职期间,创造年化收益历史记录的王亚伟。

2005 到 2012 年间,王亚伟凭着资本注入、买壳、收购重组三板斧,以年化 49% 的业绩,成为当之无愧的公募第一人,其代表作华夏大盘精选,7 年间为持有人创造了 11 倍收益。

2012 年奔私后,王亚伟颇具「走出去」的野心,不仅在内地注册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千合资本,还和曾就职于德银证券的张永康一起,在香港成立了对冲基金 Top Ace。公司名称直译为顶级王牌,这既是王亚伟此前十多年公募生涯的真实写照,想必也是王亚伟对未来驰骋美股的美好期许。

但业绩的不温不火,规模的高开平走,让王亚伟逐渐远离了基金圈最热闹的地带,即便赴美抄底「挖煤炼钢」,也没有激起水花。

如果看这份 13F 的持股名单,Top Ace 的品味其实五花八门,从电子烟雾芯科技到拼多多,从散户概念股 GME 到贾老板的法拉第未来。但前六大持仓全部属于材料与能源行业,具体说来,是 3 家煤炭公司,2 家钢铁公司,1 家铝业公司。

src=但实际上,王亚伟早在 2015 年 11 月便卸任了 Top Ace 的负责人职务,带着 Top Ace 重返美股征程的人,早就已经不再是他。

2015 年初,Top Ace 首次在 SEC 披露 13F 文件。据文件显示,截至 2014 年年底,其持仓基本都是中概股,其中仓位最重的是凤凰新媒体(FENG,1600 万美元)和世纪互联(VNET,1500 万美元)。

2015 年二季度,Top Ace 买入 43 万份携程(TCOM)的看涨期权,以 6 月 30 日的收盘价计算,43 万股携程市值 3122 万美元,一举成为 Top Ace 第一大重仓。

整体而言,王亚伟的美股初体验并没选择高举高打,持仓规模始终在 1 亿美元附近徘徊,持股 15-20 支。标的选择也是从熟悉的中概股下手,难说有什么特别之处。

而 2015 年的美股,可以说是金融危机以来最没有牛气的牛市。美联储从年初开始就不断高喊狼来了,10 年不加息的资本市场蜜月期眼看就要过去。在美联储随时开启加息这柄达摩克里斯之剑下,三大指数中,除纳斯达克全年收涨 8%,标普 500 和道琼斯均在年线上收了一个绿十字。

但是死气沉沉的指数下,是个股与板块间剧烈的分化。用 A 股的语言说,叫结构性牛市。其中,科技股领涨全市场,奈飞、亚马逊、Alphabet 均表现抢眼 [ 1 ] 。受此带动,中概互联网指数(KWEB)全年涨幅超过 12%。

三大重仓股中,大股东为凤凰卫视的凤凰新媒体是凤凰网的母公司,属于传媒公司,并没有享受到这波科技股的溢价。全年累计下跌 28.1%。

仓位最重,并且是利用期权上了杠杆的携程是 2015 年的大牛股,全年涨幅超过 103%。但是二季度追高介入、三季度平仓的王亚伟,却只勉勉强强保住了本金。更扎心的是,Top Ace 三季度平仓后,携程旋即在四季度开启了翻倍之旅。

src=三大重仓股中唯一在 2015 年浮盈的世纪互联,也因为没有及时止盈,在后续的 2016 年全面转为巨幅亏损。下次解套,要等到 4 年后的新冠爆发。

Top Ace 是一家注册在香港的对冲基金,在香港从事证券活动的机构和个人都要受到香港证监会(SFC)的监管。SFC 资料显示,2015 年 10 月 8 日钟兆华以代表人身份(Representative,Rep)加入 Top Ace,随后在 10 月 13 日转为负责人(Responsible Officer,RO)。钟兆华是美林股票研究员出身,加入 Top Ace 前曾于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任职高层 [ 2 ] [ 3 ] 。

src=2015 年 11 月 26 日,王亚伟正式从 Top Ace 卸任。SFC 的数据显示,王亚伟的持牌有效期自 2015 年 11 月 26 日已经终止,根据香港相关机构人士的说法,这就意味着,从合规角度出发,Top Ace 的任何投资都不是王亚伟在做了。

src=2017 年 2 月,Top Ace 披露其 2016 年底的美股持仓规模在 8500 万美元左右,之后便不再主动披露持仓。直到今年 2 月,按照 SEC 规定,持仓市值 1 亿美元以上的机构必须披露 13F 文件,Top Ace 才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里。

2012 年 10 月,王亚伟成立千合资本。在没有任何公开露面和路演的情况下,仅凭一哥光环,千合资本首支产品「昀沣」就一举打破私募界三项纪录。

1)认购门槛最高:招行渠道 2000 万起买,且投资于该产品的资金不得超过个人资产的 20%。身家不到 1 亿的「小型高净值」,只能另寻他处。

2)费率最高:2.5% 的固定费率加上 20% 的超额,比常规的「2+20」还要多收 0.5 个点的固定费率。

3)首募金额最高:尽管认购门槛和管理费都不低,「昀沣」依然轻松首募 20 亿,刷新了阳光私募单只产品的发行纪录 [ 4 ] 。

王亚伟任职华夏基金期间,股民们曾为他发明过一个新词,「王亚伟概念股」。由于其总能精准押中重组股,每当他管理的基金公布季度持仓,总会引来众多股民跟风买入。以至于发展到,只要传出王亚伟去调研的消息,相关股票就先涨为敬。

2013 年 7 月 30 日,兰州黄河披露半年报,营收同比增长 13.27%,净利润同比增长 2.98%。在 GDP 增速都还有 7.7% 的 2013 年,这份半年报连马马虎虎都算不上。而就是凭着这份半年报,兰州黄河在接下来的 7 个交易日里涨了 35%。

无独有偶,同样的情况也在和晶科技上演。7 月 31 日,和晶科技披露半年报,净利润同比减少 4.9%。业绩潦草外,5、6 月份曾因重组事项短暂停牌的和晶科技,在 7 月初复牌后,还因为重组搁浅、募投项目进展缓慢等原因,股价一度大幅下挫 [ 5 ] 。但所有这些利空因素,都没能阻止公告发布后的连续三个涨停板。

股价飙涨的背后,是「王亚伟」这块金字招牌的力量。两份平平无奇的半年报里,唯一相同的亮点,就是十大流通股股东里,那闪闪发光的「昀沣」两个大字。

追逐「王亚伟概念股」的股民们赚没赚到钱不好说,但是王亚伟肯定赚到了。仅一个季度后,「昀沣」便从两支股票的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消失,完成清仓式减持。10 月 23 日三季报公布次。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