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 Hotel 落戶京都、JWA 首家旗舰店、芝加哥「透明背景」奶茶店三月开幕的新店巡礼 The New

原标题:Ace Hotel 落戶京都、JWA 首家旗舰店、芝加哥「透明背景」奶茶店,三月开幕的新店巡礼 The New Comers

实体消费空间在这个时代是日渐衰落的形式还是品牌必须保有的价值?无论网络世界中购物与零售是如何蓬勃便利,人们在进入由品牌精心打造的空间与陈设所营造的气氛时,带给消费者无限的美好想像与体验想必已经是个解答。今回探索世界范围三个类别迥异的新开业空间,带来值得潮流爱好者关注的「Newcomer」新开幕店铺推介。

为何选在这个时机开设独立门店,品牌创始者 Jonathan Anderson 打趣地说过,「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我开设这家店就是因为我想要拥有一家店罢了。」虽语带随性,对这个对他来说具有特别意义的首家店铺,Jonathan Anderson 亲自投入不少心血,包含本人与团队在去年 7 月伦敦 Gay Pride 期间,在正处施工阶段的店铺前街角,派发纹身贴纸、钥匙圈等纪念品。

去年于店铺前发送的纪念品,是由新崛起的艺术家 Pol Anglada 绘制设计。

店铺位在一处维多利亚老式建筑,SoHo 带给 Jonathan Anderson 许多回忆,在 90 年代移居伦敦,就读伦敦时装学院时,就一直对这个街区充满爱意。店面是由原本两家小店铺的空间相结合,其中一家原是 Jonathan Anderson 20 岁时买过香烟的书报摊。从店铺外观第一眼望去,融入街区风情的复古霓虹招牌是 JW ANDERSON 新店难以错过的一大特色。「自从北爱尔兰移居伦敦以来,我就一直爱着 Soho,这里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能量,它一直在自我更新,对我来说,这是伦敦的典型氛围。我们生活在科技、虚拟的时代,但人的本性是更喜欢真实接触到事物的,举例来说,在网上大家都能随意找到,但总是会想要来到 SoHo 买成人书刊。」 街角旁紧促相临着纹身工作室、咖啡店、成人书店, JW ANDERSON 门店并不选址 Kensington 或是 Mayfair 那样的时尚购物大道,而是选择保持强烈街头感。谈论到为何在 SoHo 区开设店铺,对于 Jonathan Anderson 来说当地的同性群体与其文化,绝对是除了在伦敦学习服装与生活体验经历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内装方面,6a Architects 建筑师 Tom Emerson 指出,人造木纹、光滑铝架、抛光石材地板、白色皮革座椅之类的元素,是对 60、70 和 80 年代当地意式咖啡馆和酒吧的致敬,人造材料在当时非常流行。建筑师认为,JW ANDERSON 的作品中也存在这种强烈的对比,这也是设计团队想要将其转换为内饰的原因。

在「Gender-Bender」意识还未成为主流的过去,Jonathan Anderson 包含其 2013 年秋冬男装系列作品中,就已经开始解放性别界限,他的革命性设计带来了极大话题,在 Jonathan Anderson 的创意概念中,同性群体的酷儿文化,始终是他的灵感泉源,未来在 SoHo 区的旗舰店中,也会与酷儿艺术家,文学沙龙的持续展开合作,并举行庆祝 Gay Pride 的相关活动。

关于贩售商品,在旗舰店中,将包含 JW Anderson 全线产品,包括男女装、包袋、鞋类、配件和特殊的联名产品,贩售 Converse x JW Anderson 以及最近与 Moncler Genius 合作的胶囊系列,官网介绍中也提到,「Soho Exclusive 」商品也在计划之中。店铺目前因 COVID -19 疫情暂停营业,请持续关注 HYPEBEAST 获取最新资讯。

本月芝加哥迎来了一间名叫「Eat Me Milk Me」的全新饮品店,店内主打纯天然无添加剂的珍珠奶茶和奶盖茶,其中所使用的茶叶原料均来自中国,而牛奶则产自新西兰,此外店内还提供 George Howell 咖啡、调酒,以及来自亚洲的风味小食,而除了将风靡亚洲的奶茶饮品推广到芝加哥 West Loop 地区外,Eat Me Milk Me 在室内设计上也颇具看点。

据悉该店铺由俄罗斯设计工作室 Crosby Studios 负责打造,其创办人 Harry Nuriev 近年来借助 Instagram 的影响力在设计界崭露头角,其作品通常会使用单色调进行呈现,再搭配多元材质展现具有艺术性的设计美学。而在这次为 Eat Me Milk Me 打造的室内中,Harry 便使用了自己最近痴迷的「Royal Blue」为主调,这种别具气质的色彩曾是其祖国俄罗斯的象征之一。

在这个面积约 115 平方米的空间中,除了大胆使用皇家蓝为主调,还大量使用了灵感源自 Photoshop「透明背景」的灰白方格元素,通过视觉上的对比冲击,构建出一个具有奇幻效果的神秘空间。该元素也曾出现在了 Harry 为最新一期《HYPEBEAST Magazine: The Ignition Issue》打造的封面上,以及他位于纽约的公寓中。

Harry 不仅是一位色彩大师,他在家具设计上也颇有建树,去年他曾与 Balenciaga 合作,使用废弃服饰打造了一款「Balenciaga Sofa」在 Design Miami 2019 上展出,以此表达自己对于可持续性家具概念的诉求,而此次出现在 Eat Me Milk Me 中的圆形顶灯、金属立方体沙发和毛绒靠椅等软装,也都出自于 Harry 之手,并经常在 Crosby Studios 的设计作品中出镜。

值得一提的是,Eat Me Milk Me 还设有一个专门的选品区,让整家店的功能性更加完善。目前该区域主要售卖设计师品牌 ESO Blue 的精选单品,该品牌由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伦敦时装学院的郑晓洁创办,其中 ESO 取义于希腊语里「within」的意思, 而 Blue 则有着即具象又模糊的含义,并与店内的主色调不谋而合。

作为一家饮品店,Eat Me Milk Me 希望能够通过来自亚洲的饮品和美食,去打破东西方国家之间的「文化壁垒」,而有了当红室内设计师和新锐设计师品牌的助力,Eat Me Milk Me 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无疑开了一个好头。

对于创意工作者来说,Ace Hotel 的名字便意味着「灵感」,事实上,自灵魂人物 Alex Calderwood 在 1992 年 开设理发店「Rudy’s Barbershop」,到 1999 年与朋友 Wade Weigel、Doug Herrick 在西雅图捣鼓出第一间 Ace Hotel,以及之后在不同城市开设扎根于在地文化的酒店,这个已经满 20 岁的品牌,便以独特的文化根基以及朋克精神,成为《》报道下「美国本土最具有精神的酒店」。

它不但改写着人们对于旅行、酒店乃至社区的印象,也逐渐成为了来自世界各地无数创意人士的聚集地、办公室乃至社交场所。

十二年前,设计工作室 Atelier Ace 成。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