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新型冠状病毒攻击 ACE2可以用抑制 ACE 的降压药治疗吗?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简称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这样几个发现让人们把病毒和高血压扯上了关系:新型冠状病毒与 SARS 一样,都是通过 ACE2 感染细胞;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死亡患者中,合并高血压的人比例达 60.9%。

ACE 是血管紧张素转换酶的缩写,临床上常用的一类降压药就叫做 ACE 抑制剂(缩写为 ACEI,这类药的药名中带有“普利”)。

ACE 的作用是促进一种叫作 AngⅡ(即血管紧张素 Ⅱ)的物质生成,AngⅡ 可以在肺组织中起作用,可能会诱导发生急性肺损伤。

ACE2 在人体中分布不均匀,主要位于肾脏、心血管和胃肠道系统,肺组织分布较少,主要分布在肺泡上皮细胞。

在动物中进行的研究发现,正常情况下,肺部 ACE2 与 ACE 水平保持平衡状态,这对于避免肺损伤具有重要意义。

研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通过与 ACE2 结合入侵肺部细胞;病毒在进入人体后,激活免疫系统,通过产生一些物质导致肺损伤。

SARS 相关研究提示,冠状病毒进入人体后,降低 ACE2 水平,肺内 ACE2 与 ACE 失衡, AngⅡ 升高,使得肺组织发生一系列变化,造成肺损伤;

从病毒感染到发生肺损伤的进程来看,ACE2 既是冠状病毒感染人体的必要靶点,同时,在感染后 ACE2 水平下降甚至缺失,也是导致患者发生肺损伤和肺衰竭的关键因素之一。

然而,仅以 ACE2 也不能完全解释新冠肺炎的发生,其与 SARS 仍有不同。

有专家指出,与 SARS 开始就表现为严重肺损伤不同,新冠肺炎在初期表现并不严重,但有些患者后期会出现急剧恶化的多器官衰竭,专家们以“炎症风暴”对此过程予以解释,即,由于机体的免疫系统应答过于强烈,大量释放细胞因子造成剧烈炎症反应,使病情发展为“重症”,导致肺乃至肾脏、肝脏、心肌等多脏器功能衰竭。

既然 ACE 可能会“攻击肺”,那么抑制 ACE 的降压药 ACEI,以及抑制 ACE 所在整个“链条”(医学上称之为 RAAS 系统)的降压药,是否有可能会“保护肺”?

针对 ACEI 这类药物,有研究发现,它可以降低普通病毒性肺炎患者的死亡率和接受气管插管的比例,还有研究进一步显示,亲脂性的 ACEI(卡托普利、赖诺普利、培哚普利等)对于阻止或缓解肺炎才有作用。

与 ACEI 同样具有抑制 RAAS 系统作用的降压药,例如氯沙坦、阿利吉仑,也在动物实验中显示有肺保护作用。

然而,关于上述降压药对于肺炎作用的研究目前仍有很大局限性,以动物实验为主,仅有在少数人中进行的小样本研究,仍需要深入研究。

另一方面,关于降压药的使用还有疑问的一点在于,研究者发现,在重症和危重症患者中,“保护肺”的 ACE2 活性不降反升,而 ACE2 活性增加与病情加重之间孰因孰果,尚不明确。

使用 ACEI 或者同样可抑制 RAAS 系统的 ARB(药名中带有“沙坦”)这些降压药会升高 ACE2,是否因此导致新冠肺炎的肺损伤加重?

学者们对此仍存在争议,面对临床实践中产生的新的问题,还需要开展临床研究加以解决。

但无论是一般的高血压患者还是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者,降压药的使用与否都是一个专业问题,需要咨询医生,患者切勿自行随意服用或者调整。

ACE2 作为新型冠状病毒攻击的目标,为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的研究提供了方向。

降压药物对于新冠肺炎的作用以及可能对于重症患者的影响,尚不明确,仍待进一步研究。

对于一般的高血压患者,仍应按照目前高血压防治指南的原则治疗,血压控制稳定的患者,并不需要调整治疗方案。

高血压患者仍应规范用药和改善生活方式。疫情期间,居家时间长,运动少,易增重,加之常有焦虑情绪,都可能影响血压,高血压患者尤需注意监测血压。

*本文内容为健康知识科普,不能作为具体的诊疗建议使用,亦不能替代执业医师面诊,仅供参考。

Categories:

Tagged: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